圖片
新聞搜索
 
 
從以色列戲劇《鄉村》談開去:故鄉是一個太難解的問題
發布于:2016-09-16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關于“我的故鄉在哪里” 藍天野:舞臺是靈魂的安放處

表演藝術家藍天野。

我出生在河北饒縣,但我剛滿月就離開了這個故鄉。我70歲時回到那里,當地人說那個地方已經和原來的完全不一樣了。

1949年北平解放,當時我們文工團隊從西直門進到北京,那時候,人民解放軍和國軍還在城門混戰。因為我從小在北京長大,等于回到了我的幼兒故鄉,那太熟悉了,但是又很新鮮,因為不是舊的北京,從那一天開始是新北京了,要開始新的生活。那個感覺就像自己家里面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心情也不一樣了。

我在北京人藝的舞臺上生活了64年,所以我靈魂上的故鄉是舞臺。但我心靈的故鄉是地球,中國有兩句話,四海為家,其實我們演出去過世界很多的國家,世界太大了,卻也太小了。

萬方:我所經歷的一切成為了我的故鄉

中國當代著名劇作家,曹禺之女萬方。

我生在北京、長在北京。4歲我爸爸(即曹禺)帶我去看話劇,被嚇哭了。

1969年我去東北插隊,火車上一車皮都是北京孩子,要遠離故鄉去種地。我父親來送我,那時候他被打倒了,系了一個白毛巾;疖囌緮D了很多送別的人,車快走時哭聲一片,那時候我年輕,離開家,覺得有一個新的天地等著你。那是未知的,實際上非?。插隊完了,我又去吉林農村當了8年兵,F在看來,我所經歷的一切都成為了我的故鄉。

在外漂泊,我經常想念北京,想到北京的一個平房或樓房,有一個窗子亮著燈,那是我的家,那是我最大的夢想。5分錢買一個冰棍,也是覺得特別興奮的事情。對我來說,北京是具體的故鄉,是別的不能代替的。一九八幾年,我第一次去美國看我妹妹,待了三個月,我特別想家。那時候我家在后門橋胡同里面,那個胡同很臟,我在美國特別想念那個骯臟破爛的胡同。

隨著我年齡增長,我的故鄉變得越來越大,不再固定了。我覺得故鄉是無形的東西,是我生命中的體驗和感受,所以,我的故鄉越來越大。

藍天野老師是我故鄉一部分,首都劇場更是我故鄉一部分,甚至《鄉村》也是故鄉一部分。因為故鄉是我心目中最柔軟,埋的最深,最有生命力,最容易被激發那一塊,就是我的故鄉。

安娜伊思·馬田:我有好幾個故鄉,悲傷而快樂

法籍猶太裔職業攝影師安娜伊思·馬田。

我出生和成長都在法國,但我的父母卻是在北非成長的。他們是在阿爾及利亞戰爭的時候,與一些猶太人同時走的,從50年代開始,媽媽的哥哥、姐姐要決定去以色列,我父母沒有選擇這條路,而是選擇了去法國。此后他們就再也沒有回去,直到現在。我覺得每一個猶太家庭對自己故鄉的感情都是不一樣的,我的媽媽有時提起就會哭。

你們說的“回到家鄉”,對于我卻沒有“回到”的概念。我有好幾個故鄉,同時是悲傷的,也是快樂的。

 
 
 
 
 
 
 

友情鏈接:

隨州市紅喜久禮儀策劃有限公司 Copyright(C)2015-2018 鄂ICP備11005303號-1

 
8实拍怎么赚钱